六月的一個周末清晨,我們連邦公司的同事在山腳集合,為了登上紫金山而做著準備。天公作美,涼爽的溫度和羞澀不肯露面的太陽都給我們的登山提供了良好的條件。7點半的集合時間剛過,全體到齊,出發!

 

    站在山腳,仰望紫金山并不能覺得它有多陡峭,只能看見郁郁蔥蔥的綠樹覆蓋在山體之上,哪怕是還有一段距離,都能聞到山間植物的清香,遠方層層山巒若隱若現。和同事們說說笑笑走上彎曲的登山道,兩邊高聳的樹木,仿佛隔絕了身后那個繁華的社會。當遠離了城市的喧囂,舉目只能看見滿目的綠色,大家的心情都異常的放松,仿佛腳下的步子也輕快起來。慢慢沿著臺階拾級而上,遠遠就聽到山澗的鳥鳴,不見其身只聞其鳴,很是有一番鄉間情趣。

    剛開始,路的坡度很小,走幾步才是幾節臺階,大家爬得挺輕松,一路上有說有笑,此刻,什么工作上的壓力、什么生活中的不愉快,統統都被拋到九霄云外。也許是在山腳下,也許是體力充沛,剛開始大家都不感覺爬山的艱辛。慢慢的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的腳步開始沉重起來,呼吸也越來越急促。大致行至山路三分一處,山路峰回路轉,陡然變得陡峭起來,抬起頭只能看見蜿蜒的入云的山路,林蔭下的山路陡峭而斑駁,這時,大家再也顧不上說說笑笑了。林中安靜的竟乎孤獨,除了偶爾的鳥鳴,似乎只聽到彼此的心跳和喘息聲。我們相互鼓勵,呼吸急促地拾級而上,不再瞻顧身旁的風景,一心只在數著腳下的石梯,估算著到達山頂的距離。

    大致走走停停一個小時,我們終于帶著疲憊和喘息登到了山頂,在這里你能看見遠遠那些高高聳立的摩天大樓,只有當你站在高山之顛,才會頓生“山高人為峰”的感慨。每個人都忘記了攀爬的疲乏,忘記了山風的寒冷,顯得格外振奮與自豪。陸陸續續的公司的同事相互結伴、相互攙扶,來到了山頂,放下都市喧嘩的枷鎖,每個人的心里都是快樂的。

    在山頂,早已有同事準備好,在我們簡單休息體力稍有恢復之后,公司組織了大家一起開始做 “比劃猜詞”的游戲。大家每組8人分為一組,排成一排,由第一個人看詞語,然后用肢體把這個詞語給第二個人表現出來,第二個再給第三個表現出來,最后由末尾一個同事看表演猜出詞語。我們組的第一個詞語就坑爹了:哭爹喊娘,仔細想想這哭和喊都好表達,關鍵如何去表現爹娘呀!最后的結果顯而易見,肯定是沒有猜出詞語,結果由我們組里面的一個小伙子來接受了整組的懲罰,懲罰6個俯臥撐,剛聽覺得這是小CASS,可是大伙才剛剛爬上山頂,接著做俯臥撐,困難可想而知??墑僑緩蟾張肯?,難度有再次加大了,大伙讓一個同事的小女兒坐在他背上做俯臥撐,還好小伙子平時保持的不錯順利完成懲罰。游戲結束之后,公司集體拍照留念,并頒發了此次登山比賽每組的獎勵。

 

 

    此時,已經臨近中午,太陽開始努力照射著城市,山頂的我們也開始躲避灼熱的陽光,于是.順著山路我們開始下山,曲折的山路在我們腳下已不再艱險,這一次登山,我們不僅僅得到的是一次身體上的鍛煉,更多的是同事間彼此友愛的理解,同時對于公司集體直接的更深的認識,一個人只是滄海一粟,但是當我們凝聚起來,任何困難也就如高山一般必將被我們征服。

 

                                                                   網游部汪蕓芳

 

 
 
進入編輯狀態